“二十三糖瓜粘”透过糖瓜看小年习俗

0 Comments

今天是己亥年腊月二十三,是北方大多数地区的小年。

老话说:“二十三,糖瓜粘,灶君老爷要上天。” 祭灶是小年这天的重要活动。民间传说,每年腊月二十三,灶王爷都要上天向玉皇大帝禀报这家人的善恶,让玉皇大帝赏罚。因此送灶时,人们在灶王像前的桌案上供放灶糖等贡品来祭灶王,既有请灶王向玉皇大帝禀报时多多美言之意,又有以糖粘上灶王的嘴不让其多说过失之心。

陈艳副教授建议进行积极心理暗示,利用手机小程序上的运动教程适当锻炼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焦虑。

写完《敦煌本纪》后,由于长期伏案写作,叶舟腰椎出了些问题,有人劝他休息一段时间,他说不,“写诗就是最好的休养,一坐到书桌前,啥病都没有了。”

“写诗就是最好的休养”

到现在为止,去了多少次敦煌,叶舟自己也记不清了。他只是喜欢经常去那里走走看看,“只要一闻见那里的空气,我的整个魂儿仿佛就回来了。”

缓解焦虑的方法很多,吴先超教授提供了大众最容易掌握的三个方法:

不到20岁的叶舟,一下子迷上了这个有着无穷无尽魅力的地方。

此外,还有很多地方的小年特色美食也都被赋予了非常美好的寓意:像在广西桂平、宣武等地,有在小年做米饼的习俗,预示着“团团圆圆”;在福州,甘蔗是祭灶必备的食物,取其“节节高”之意;在南宁,人们有小年吃“年粽”的习俗,“年粽年粽,年年高中(粽)”,为新一年讨个好彩头……

安身立命的“文学疆土”

“其实,之前我还写过几个长篇,只不过都成‘烂尾稿’,存在电脑里。”叶舟顿了顿,语气变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有的是写了二三十万字,结果中间跑去写剧本、忙公务,就搁下了。”

所以,在写《敦煌本纪》时,他吸取了教训,回绝了一切不必要的笔会、聚会,借着那股强烈的表达欲,一口气写完。

三个排解方法供大众掌握

根据长远目标,确定近三个月目标,细化本月目标,找到本周计划,写下每天事项。比如一个高三学生,希望考上某个层次学校,除了老师安排学习任务外,希望本月把外语单词再记忆三遍,这样就有了本周记忆多少,每天记忆多少,这就是目标。目标要具体,可操作。

他说,一个成熟的写作者应该有自己安身立命的“疆土”,比如莫言笔下的东北高密乡,比如贾平凹的“商州系列”,“河西地区的四郡两关,就是我的那片文学疆土。”

“我对敦煌的所有热爱、书写、感情,可能就是我这一生的宿命。”在接受采访时,叶舟常常会反复讲着这句话。

省高校心理健康专家服务队成员、武汉理工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主任吴先超教授分析,焦虑是一种复杂的心理,它始于对某种事物的热烈期盼,形成于担心失去这些期待、希望。焦虑可以分为现实性焦虑和病理性焦虑。

《敦煌本纪》共计109万字,故事空间聚焦在古沙州城,向外辐射到敦煌二十三坊,并随着主要人物的历程延伸至整个河西走廊。官吏乡绅、贩夫走卒穿梭其间,他们吃胡锅子,唱秦腔戏……上百位人物,组成了一幅旧日中国乡土社会的“浮世绘”。

定稿那天,恰好有一位民谣歌手背着冬不拉来找他,弹唱了一支曲子。当美妙的音调响起,叶舟瞬间觉得胸间豁然开朗,“在三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,《敦煌本纪》应该是我面对的最大考验。如今,算是初步通过了吧。”

如今的叶舟,是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,也成了国内文坛知名作家,日常工作安排得很满,但只要有人愿意跟他聊文学,他还是忍不住滔滔不绝地说上半天。

作家叶舟。受访者供图

每次到莫高窟,他总要先到对面的沙坡上,敦煌研究院一些老先生去世后就葬在那里,“就是一种仪式感吧,如果没有那些老先生们的付出,也许不会有后来的莫高窟。”

心理紧张焦虑或许会导致身体紧张和一系列生理反应,可以通过放松肌肉来放松心情。

“说我是写诗出身,固然不错;但其实我一直是一边写小说,一边写诗。”大学二年级,他完成了一部短篇作品,投给了《作家》杂志,最后发表了,“我一看,目录前边是王蒙、史铁生这样级别的作家,还有韩少功等等,差点自己都不敢信。”

在晋东南地区,人们在小年时喜欢将炒玉米用麦芽糖黏结,冰冻成大块,酥脆香甜。当地有民谚“二十三,不吃炒,大年初一一锅倒。”

透过糖瓜看小年习俗,我们看到是人们对新一年生活甘甜如蜜的向往,看到的是人们对新一年家人平安团圆的期盼。虽然各地风俗各异,但小年都承载着百姓在辞旧迎新之际的美好心愿。

糖瓜古时被叫做“胶牙饧”,可见,粘性大是其一大特点。像山东鲁西地区小年的特色食物粘糕就与这一特点有关,腊月二十三这天,当地家家户户蒸粘糕吃粘糕。民间有“二十三、粘糕粘”的民谣,粘糕也取“年年高”的吉庆之意。

作家叶舟。受访者供图

如晋西北的麻糖,当地有“二十三吃麻糖,吃不上麻糖啃指头”的俗话。人们希望用麻糖把灶神嘴巴粘住,以免新的一年给人间带来饥荒,意在表达期盼平安丰年的心愿。

在国内文学圈,他原本以诗歌和散文知名;对敦煌的迷恋,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。从19岁写下一首关于敦煌的小诗起,至今叶舟已经陆续写出与之相关的众多作品。

省高校心理健康专家服务队成员、三峡大学心理健康中心主任陈艳副教授说,我们需要接纳自己的焦虑情绪,学会与之共处。正是有了焦虑的提醒,才使我们有更大的动力积极配合疫情防控。但如果焦虑情绪已经导致入睡困难、频繁醒来、早醒、睡眠浅、多梦等现象,必须引起重视,进行干预排解。

糖瓜正是灶糖的一种。糖瓜的主要原料是麦芽糖,还要掺上一些黄米,熬制而成,如果拉伸成长条,就叫“关东糖”;搓成扁圆形状,就叫“糖瓜”。糖瓜分有芝麻的和没芝麻的两种,用糖做成甜瓜形或北瓜形,中心是空的,皮厚不及五分。

“小年小年,爆米糖甜。”爆米花糖是江西靖安小年的特色食物。在小年这天,当地百姓会用麦芽糖和爆米花制作爆米花糖,寓意新一年财运大发、生活美满。

放松练习有多种,最基本的练习是从面部开始,先使面部肌肉紧张并保持3秒左右,然后放松面部肌肉,并深呼吸3次;按此方法依次从颈部、手臂、腰部、臀部、大腿、小腿到脚趾,每个部位肌肉先紧张,然后放松,深呼吸3次,最后再全身肌肉紧张保持3秒左右,再全身放松,深呼吸。这样反复练习,最后达到告诉或者暗示自己“放松”,就可以在短时间内放松了。随着全身的放松,焦虑的心理也会慢慢得到平缓。

第三,自我放松练习。

冬天可以把糖瓜放在屋外。因为天气严寒,糖瓜凝固得很坚实,但里边又有些微小的气泡,吃起来凉凉的,脆甜香酥,别有风味。

不久前,叶舟出版了自己第一部长篇小说。他说,这部《敦煌本纪》,从酝酿到完成整整花掉了16年时间。

“《敦煌本纪》的酝酿和发酵长达16年。”期间,叶舟实地勘察有十几次,资料的准备和消化也经历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个中滋味难以言表,“所有的资料像是一粒粒珠子。一部长篇小说至为关键的,在于找见第一句话,找见那一根穿起珠子的线头。”

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导致焦虑情绪反应是正常的。目前,学生要上网课,高三、初三学生要备战重要考试,大学毕业生要写论文要找工作,企业要准备复工,农民要备耕生产……即使在正常时期,完成这些现实任务都不是一件易事,而当下疫情又限制了我们的脚步,控制了我们行动的空间,现实性焦虑反应就会加剧。而较长时间的焦虑会引起生理问题,比如胃疼、睡眠问题等等。

2016年年底,他觉得灵感终于来了:“我从扬州赶往南京的禄口机场,突然觉得车窗外的一轮落日竟然像一介少年游侠,先于我奔向了敦煌。在那一刻,我知道我找见了。”

要是碰见其他游客,叶舟特别愿意给人介绍老先生;要是空无一人,他就坐在常书鸿先生墓前,点根烟放在墓碑上,说“常先生,来看你了”。

参加上海国际文学周时,叶舟朗诵自己的诗《飞将军》。受访者供图

似乎从那时开始,叶舟文学创作的母题变为了敦煌,写诗,也写散文。

随着疫情控制取得积极好转,人们对疫情心理已从最初的担心逐步回归平稳。眼下,三类人群的焦虑情绪逐渐显现,备考人群、毕业生人群和准备复工人群的心理压力凸显。如何排解这种现实性焦虑,积极行动从容应对?请看心理专家开的方子。

十九岁那年,他决心来几次长途旅行,开拓视野。第二次旅行,他揣上筹措来的70块钱,单独出发去新疆,路过柳园车站,“我就想去看看敦煌莫高窟。一刹那,忽然就被它那种美震撼,‘敦煌’这两个字,也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意味。”

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心理援助热线:4009678920、010-67440033、027-59427263也已开通。有任何心理不适,不要害怕,专家们为您做好心理支持。

“我写过很多有关敦煌的小诗,后来结集为《大敦煌》出版了。”在用诗歌书写敦煌的同时,他的小说创作也没丢下,还凭借一部短篇小说《我的帐篷里有平安》获得了第六届鲁迅文学奖。

在《敦煌本纪》出版后,有评论家称,其宏大的结构和叙事有些像《白鹿原》。

大学期间,叶舟靠着写诗渐渐有了名气,但也渐渐不再满足于诗歌这种表达方式,有时回头看看自己的诗,甚至觉得有些矫情,“完全是为赋新词强说愁。”

“得奖,我当然高兴。但写的时候,考虑的只是人物性格、作品完成度,谁会把获奖当目的呢?”叶舟觉得,如果太关注是不是获奖,那可能不是一个好的创作出发点。

我国地大物博,关于小年的特色美食也不胜枚举,其中很多都由糖瓜延展而来,表达人们对新一年甜美生活的期盼。

首先,自我目标管理。

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方琳 通讯员 郑媛

《敦煌本纪》。出版社供图

他筹划着去青海采风,收集当地的民歌“花儿”,为下一部作品做准备。“我还是要写小说,但体量如何、结构如何,只能说还在酝酿吧。”(完)

109万字小说写敦煌

如果目标太多,眉毛胡子一把抓,陷入忙乱中,反而会加剧焦虑。从希望达到的目标反推要做的事情,然后列出详细计划。通盘考虑,挑选出最重要、最紧迫的事情先做,有的事情也许可以不做,或者不要亲自做。这里还可以参考“二八定律”,最重要的事情往往只占20%左右,但需要用80%的努力或时间。每完成一件事情打个钩,自己就会觉得满足,从而降低焦虑。

稿子写得很快,虽然碰到过坎儿和难以割舍的情节,也有过焦躁的时候,但因为准备充分,叶舟基本上一口气写到了最后一个句号。

对此,一方面,叶舟高兴中带点不安,因为在他看来,《白鹿原》堪称经典,这种评价对自己而言算是一种鼓励和褒奖;另一方面,他也觉得欣慰,“《敦煌本纪》真是我耗尽心力的一部小说。”

由省委教育工委、省教育厅组建的省高校心理健康专家服务队心理援助热线4007-027-520每天9:00-21:00可以拨打,也可在微信“武汉微邻里”公众号“心理辅导”上留言咨询。

其次,自我时间管理。

对未来的不确定感引发焦虑